Loy_Zero

欧美。
EC/拔杯/德哈/贱虫/锤基
只会吃粮,啥也不会T_T

军嫂中的纯情美艳佩佩啊【最后1p那个场景鼻血狂喷啊】
这个人太美了吧!!!
(私心大王tag致歉)
小叶子你ada这么撩你知道吗?

雷神一删减片段和电影中的对视(^_^)
简直甜爆了啊!就是二公主对锤哥说“Don't doubt I love you”、“Now give us a kiss ?”的那段!
好喜欢第一部的基妹,笑起来还是很温柔的那种!锤哥真的好像大型犬啊!
捂后脑勺简直甜上天啊!

妈呀,心痛

British幼驯染观察日记:

消失了8天的失踪人口回归

荷兰鼻子又双叒伤了,第三次。

*即便如此还是笑得很可爱*

关于锤基一些少有人提的细节

真的很细致啊!疯狂赞美!

不夜橙:

三刷雷3以后终于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想写点啥,那些说烂了的梗就不多提了,谈谈那些不易被注意到的感情传达吧,有剧透


顺序有点乱,想到哪写到哪~




1.雷3里基妹被捆着,刚说完我有保卫系统的安全密码作为交换你们要把我带出去,锤哥和女武神还没表态,班纳说了句“我说,我能不能说两句,供二位参考一下”,这时基妹有个向旁边偏头顺带扯起嘴角一笑的动作——自嘲,无奈,班纳还没控诉他就知道他会说什么了,恐怕下意识也认为自己又要被拒绝了,像他哥哥上次拒绝他一起留在萨卡星时一样


后面班纳说他可是一门心思想置我们于死地,女武神说他确实试过要杀了我,锤哥跟着接我也一样,很多次了,这时基妹又偏过头,张开嘴但没说话,表情大概介于嘲弄与无奈之间,他大概以为哥哥也要认真开始数落他的罪行,会说他派过毁灭者(雷1里那个会喷火焰光束的宝库看守)来杀他,复联1里把他从高空扔下去什么的,然而他哥一本正经说起了八岁时捅刀的事……好高明的仇恨转移法,那两人的气势瞬间散了也无语了= =


基妹这时又是一笑,很难形容那个笑的含义,怀念、温馨,感情复杂甚至是释然欣慰,似乎还有一点点伤感,总之那真是个很美的笑。三部曲加上复联1,基妹这么清澈不做作的笑真是屈指可数。


他那时只怕有了个自己都不敢相信但又隐隐觉得是事实的认知:过去的事并非一笔勾销,但在锤哥这里这一节已经揭过了,他不会再以此为刀剑去控诉去刺伤,去摧毁他们余下的信任。


不能说他完全不在意了(比如此后他再也没彻底信任过基妹),但他,确实,打从心底,原谅了。


你锤的心胸,我服。




2.很多人说雷3的基妹智商都匀给他哥了(……)而且这部他几乎没怎么使坏,给人一种弱化了的错觉,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这一部的洛基,给我的感觉,更像是那个最初的还没有堕落,还只是以恶作剧为乐的诡计之神。他欺骗,他耍诈,他起舞,但他没有真实的残忍的恶意。


修建自己的雕像,看话剧来反刍自己诈死时哥哥的悲伤并享受它,毫不介意把自己的真正身世搬上舞台,在萨卡甚至把自己放手掉进虫洞的事当成勇迹来吹嘘,当他与自己和解后,外在的表现反而给人感觉更真实,他与父亲、兄长、海姆达尔等“自己人”相处时的表情和话语竟几乎未掺假,全是发自真心,难得的坦荡。


当然,对着外人时还是戴着面具的。


雷1的洛基是压抑进而激烈反弹并失控的,复联1的洛基是阴郁而野心勃勃的,淬着毒汁,雷2的洛基是一地碎片,雷3的他是尘埃落定后的平静,放飞自我的同时也找回了很大一部分自我。


他给人感觉弱化了,不是失智,是这一部就没打算认真搞事。你看他被锤子压在王座上的那表情,根本没认真,一边叫着wow wow wow一边立即投降,估计以前恶作剧坑哥时也是这么讨饶的。


这一部兄弟俩之间完全没有那种剑拔弩张(除了奥丁刚死锤哥发火那一段)或冷冰冰的紧绷气氛,锤哥不再如临大敌,看他找爹时还在跟粉丝拍照就知道他内心其实不很担心,萨卡星上也是直接就叫基妹过来帮他。


之前还在发火,海拉一出现立马一致对外就不多说了,有个细节,奥丁说话时天色还正常,奥丁死后天就阴沉下来,还响了个雷(锤哥火了),基妹抬头瞥了眼天然后叫了声Brother,看见他哥手指间闪着电光后身体也紧绷了,然而没退后幻影也没变出战斗装束,当然他哥也没有,他们似乎心照不宣这只是兄弟间的怒火。


基妹真的失去他巧舌如簧在混乱中游刃有余的能力了吗?没有,他哥一到萨卡就被抓了,他却几个星期就混成了宗师亲密的手下,地位还挺高,被宗师那么赞赏还在他手下混了那么久的女武神都没拿到停机库的安全密码,他却拿到了。


他说得轻巧,但这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恐怕黑寡妇来了最多也就是这样吧。


之所以雷3被锤哥吃得死死的,他从来没想过防备他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个时期的他不是那个搞事与满怀怨恨的他,他的阴谋算计没有用武之地(对海拉是实力差距太大,使也没用)。




4.基妹其实相当骄傲,说是由自卑而生的自负也好,自信于自己的头脑与诡计也好,他看似遇强则软,毫不吝啬于示弱与投降,但想一想,无论是复联1里那句蚂蚁和靴子的比喻,后来玩弄众人,还有他哥问“你以为你自己凌驾于他们之上吗”时非常理所当然的回答“yes”,对着浩克吼“我是个神”,他那种自矜自负的姿态简直与雷2里奥丁说“就像山羊肉上不了席面”时一模一样。


也就是黑寡妇耍弄他成功,浩克把他砸了一通后他才开始正视所谓蚂蚁的力量与智慧,基妹是个典型的慕强主义者,雷2删减片段里甚至有他YY自己登基为王还举起了雷神之锤的画面,他没什么怜悯心与同理心,眼里没弱者的地位,要让他服得是真正的强者,要让他心服更远不止于此。


很能理解为什么他那样嫉妒甚至认真恨过锤哥,却还是无法不爱他,与他为敌时会本能地恐惧(复联1在飞机上听到雷声时那个表情),与他重新做回兄弟时又发自内心为他骄傲。


雷电从天而降时基妹的那一笑,我个人觉得比最后的“I'm here”更加意义非凡,都可以给他配音:That’s my brother!


他恨过Thor,可远在他学会恨之前他就已经爱他了,那种爱甚至根本不用学,与生俱来,无法抗拒。


爱的背面从来不是恨,是遗忘。




除了最初见面时基妹对海拉说了句“也许我们可以打个商量”,后来他一点没有起过反水的念头,海拉对投效她的人很宽容,而哪怕要跟她真刀实枪地硬拼,冒着丧命的危险,基妹也没有后退,而是跟着哥哥和女武神一起拦在海拉之前。


他毕竟是奥丁之子,也是那位连黑暗精灵都知道威逼无用、只能下杀手的无畏的神后的儿子,雷神的兄弟。




5.洛基的话从来不能只听表面意思,要绕着弯子听,七拐八弯才能摸到一点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雷3里锤哥的指控,奥丁刚死时他说“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基妹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话也没说。


后来锤哥又说了一次,“你伪装了自己的死亡,窃取王位,把奥丁放逐到地球上等死,释放了死神海拉”,基妹依然没有辩解,顾左右而言他说起了竞技场对手的事。


我倾向于他内心认为自己在这上面是有责任的,就像雷2里他给闯入王宫的敌人指明了方向,却间接导致了母亲的死亡。他排演戏剧,可以拿自己的诈死自己的身世调侃,让奥丁和索尔的演员说出那些让他解气的台词,可是如果有一个角色永远不会出现在舞台上,那就是母亲。


真正的痛点真正的伤,洛基是不碰的。


他不会说你要小心,他说你明天的对手无比凶狠残忍,我在他身上押了重注,别让我失望。


他不会说你去阿斯加德是送死,他说这次背叛你真不是私人恩怨,宗师的奖金很丰厚。


他不会说我担心Thor要跟着去阿斯加德,他说看起来你们群龙无首啊。


他可以说我最好留在萨卡星,但锤哥表示赞成时他说“你以为我就这档次吗”(原句Think little of me也有双关意,解释成“你就不在乎我吗”似乎也可);他可以说“也许我们不要再见面是最好的选择”,却在锤哥回“这是你一直想要的”时表现得无所适从。


不知有人注意到没,锤哥说那句“洛基,你对我很重要”(Loki,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时,用的是过去时,thought。你曾经对我很重要。曾经。


而不知洛基自己是否注意到,他说“奥丁使我们相遇,他的死亡又让我们分道扬镳,多么富有诗意”时,他,早已经,和他哥哥明面上反目成仇好几年了。这点反而锤哥更加冷静,说我们的命运早就分道扬镳。


导演后来也说,电梯里那段,是Thor在与Loki道别,不再执着地要带他回家要他做个好人,他Let him go。或许是两度经历了弟弟的“死亡”,什么恨意什么不满也都放下了,只要Loki活着,他不在乎其他。


Loki不帮他的时候,他毫不意外。阿斯加德危在旦夕,他根本没想再向弟弟求助,他宁愿再把希望寄托在刚认识的女武神身上。弟弟再次背叛,他并不意外也不伤心。


这段感情里,他习惯于不再抱有浓烈的期待和信任,成固欣然败亦喜,弟弟的一切回应都成了意外之喜。但是在内心深处,他依然对弟弟寄以厚望——你依然始终是诡计之神,但你不止于此,你可以做更多。


谁才是离不开谁的那一个呢?


当锤哥无脑信任他爱他时Loki拼命把他往外推,不断否认不断拒绝,“I’m not your brother,never was”,“Our father——Your father”,雷2时也对母亲说“他不是我父亲,你也不是我母亲”,而一旦Thor表示不再把他当兄弟,“你背叛我,我会杀了你”(从后来的反应看,锤哥这话只怕是说给自己听的成分居多,他真能下得了手?),他就开始拼命强调拼命试探,不仅一声声brother叫得欢,最后干脆死给他哥看,以此来确认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


复联1见到他哥也问“你哀悼了吗?”那不全然是讽刺,他在乎这答案。


当然诈死应该也有逃脱坐牢命运的用意,死之前的道歉是否真诚,见仁见智,但从他把这段排演成戏剧反复观看这点来看,他享受他哥哥的悲伤,那因他而起的、真挚不掺假的悲伤,让他满足。


确认了他的爱还不够,他还想确认,或者说想确保他哥需要他,追着他跑离不开他,不能对他放手——Thor一说要放手,他反而大失所措,根本控制不住眼神和表情,最后也心甘情愿留在他哥身边。


没准下一步他又开始想把他哥对他的无脑信任追回来了(……)




6.锤哥真是喜欢他弟的脖子啊……四指张开扣住后颈,拇指卡在前面,估计是他们兄弟间一个惯熟的亲昵动作,雷1删减片段里一次,复联1两次,雷2一次,雷3要算上他逼他弟变回来时也有一次。


Loki可从来没抗拒也没挣脱过这个动作,是的,即使在最敌对的时候,他没抗拒过,从来也没有。只那次拿迷你飞刀捅他哥时算是挣脱过一次。


想想复联1里那段,齐塔瑞人对他说“一旦你失败,他(灭霸?)会让你感受到真正的痛苦”时,一只手从他脸颊右后方摸过来,基妹现实中猛然向左侧头,那种嫌恶又忌惮的表情吧。


他会被他哥电倒,是基妹太傻太没警惕性吗?


不,他骨子里,就从不,觉得,他哥,需要防备。


敌对时他会本能地害怕他,但潜意识里从不认为他会真的伤害他。




待续

【锤基】我怀疑我们的王有抖s倾向该怎么办【上】


(侍卫视角/黄荤段子√/主小甜饼)
新手写文,ooc预警
看完诸神皇婚,阿呸,诸神黄荤后补交的份子钱,只是单纯的想看他们秀恩爱(^_^)
时间线雷神3后前往地球的旅途上。
铺垫比较长,只是为了讲清楚一切背景这样看起来或许没那么多疑惑,望见谅,
主角侍卫是个小透明,但描写比较多,想努力写出点萌点不知道有没有做到……

——————

我叫Alfred,
是阿斯加德一个勤勤恳恳的有为青年,
在母亲的鼓励下我励志做一名守卫家园的伟大士兵,于是我迈出第一步,进了王宫,成为了一名主要工作为端茶送水的伟大侍卫。
然而在我工作的第一天,阿斯加德就被毁了……

所幸我们伟大的Thor殿下带领他的朋友和Loki殿下拯救了阿斯加德的人民,真不愧是我的偶像,我们的王!
然而最值得庆幸的是我工作才不到一天就得到了王的赏识,派我跟在Loki殿下的身边监视他并看守他,相信这一定是对我极大的信任,我一定会好好工作,决不让Loki殿下发生任何差错!

我的同事们都告诉我要小心Loki殿下,王让我把Loki殿下的任何小动作汇报给他。
我知道王这是担心Loki殿下又有些什么阴谋诡计,但我认为Loki虽然曾经犯下过滔天大罪,但这次帮助王拯救了阿斯加德的人民,应该不算特别坏。
重点是我刚开始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经常对我笑,而且笑容特别温暖,甚至可以说很好看,根本看不出是那种坏心眼很多的人,嗯,没错,至少我当初是那样觉得。
所以在我听见一些同事在一起谈论Loki假扮奥丁,篡夺王位,甚至还说是异族叛徒的时候特别生气,想上去理论两句。但我还没动身,王就出现了,并惩罚了那几个侍卫。
我忍不住感叹,我们王是那么的伟大,那么的宽容!即使是对罪行累累的兄弟也怀有无限的怜爱!不愧是一位好兄长!

然而在我工作的第二天,我便对这兄弟俩都产生了改观,
尤其是Loki殿下,我收回一切对他怀有好感的话,以及我承认我看错他了……
作为侍卫总要有些震慑人的武器,存放武器的地方的钥匙是轮流保管的,而且那个地方是王严令我不能让Loki去的地方。
刚好那天钥匙归我保管,他趁我不注意时拿走了钥匙并留下幻像溜了出去,直到他偷走两把匕首,把飞船搅得一团糟后被王揪着领子扔了回来,我才如梦方醒。
看向口袋里的钥匙居然变成了一些奇形怪状的虫子,
Oh , shit,我讨厌虫子。
于是王命令我那天不让Loki再出去了,但Loki并没有因此安分,总是用一些恶作剧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借机溜走,根据王的命令我又不能伤害他,简直束手无策,直到他在那天最后一次被王扔回来,我发现他的嘴唇有些红肿。

“Hey,brother,我只是出去活动活动筋骨,没必要连自由都不留给你亲爱的弟弟吧。”Loki摆手一副无辜的表情,嘴角却微微扬起,略带嘲讽。
“我亲爱的弟弟,可你活动的地方不应该是飞船上的武器库,活动的方式也不该是伪装成我的样子坐在王座上哄骗我们亲爱的人民吧。”王脸上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甚至有一些纵容的无奈感。
在王走后,我看着Loki嘴唇那块忍不住发问:“王惩罚你了吗?”
其实我内心还是挺不相信王会因为Loki的这些小伎俩而惩罚他,这又不是什么背叛违命的罪行,要不就是Loki用语言激怒了王。
Loki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他将手指抵在唇上,扬起个愉悦的弧度,
“你所谓的王可不仅会靠打来惩罚人,他还会许多更过分的。”
他说这话时,修长白皙的手指衬托着异于平常的红润唇瓣,神情透着一丝邪魅的美感,我竟感觉诱惑极了,脸有些发烫。
忽然被我的想法惊吓到了,随即感慨不愧是邪神啊,蛊惑人心的招式还真厉害。
但我又开始怀疑我们的王Thor殿下莫非真像Loki所说的那样会用残忍的手段惩罚人?
不不不不,怎么能怀疑我们的王呢,王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正直宽容的人了,不可能会做那种事,Loki刚才一定
又在撒谎了,我努力自我安慰到。

在那次之后Loki的恶作剧明显变少了,溜去王所规定的禁区的次数也变少了,其实我知道王禁止Loki去一些地方是因为长老们和王再经历Loki那么多次的欺骗和背叛后暂时无法相信他,所以在这规划阿斯加德未来走向的时候不想让他知道太多,或者因为知道Loki太渴望王位,对王和人民做出危害的事。
按理来说王这个时候应该特别忙才对啊,为什么总有时间一次又一次将违反规定的Loki一次又一次送回来?而且在Loki没惹事的时候也经常来找他促膝长谈,我想这只能用兄弟情深来解释了!
因为王每次都是疲惫地来,心情愉悦地离开,看来兄弟间的友好交流可以促进双方的生活和平和改善性格。

但是渐渐地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事,在Loki现在可以算少几次违令中,每次被扔回来或者王来过后,Loki身上都会出现一些轻微程度的伤痕,如嘴唇破皮,脖子上的淤青之类的,衣服下面我看不到不知道有没有,
结合Loki之前的话,难道说王在Loki犯错后会对他进行施暴?难道王有抖s倾向?这真是不敢想象!如果这样的话Loki也太可怜了吧!怪不得会做出背叛Thor的事情,难道是因为他在阿斯加德的时候就已经对Loki做出过那种事情!所以Loki才会痛恨他!
我打赌这是我自出生以来有过的最荒唐,最可笑的猜想,而且这个猜想我在第二天就已经否决了,不过否决的原因有点……难以启齿……

Loki在前一天又一次因为在长老面前惹恼了王而被关禁闭室了,我也只能跟着在禁闭室看守,这次王并没有来看他,他也不能出去闯祸了,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重点是到了晚上,我都有点昏昏欲睡了,这次是稍微隐秘气息过后在门外看守着Loki,毕竟被骗那么多次后总得有点长进了。
忽然,我听到一阵细微的喘息声,明显是有人努力抑制后发出的,声音来自Loki殿下所在的禁闭室里面,于是我开始紧张起来,
其实我有个坏习惯,一紧张就喜欢胡思乱想。阿斯加德刚被毁灭,外界一定有很多混乱产生,哪怕是航行中的飞船也不一定是绝对安全,如果有来自哪一星系的敌人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入侵,绑架了Loki殿下,那我可是天大的失职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禁闭室门,不敢发出声音让那些所谓“敌人”洞察到然后伤害到Loki殿下,禁闭室不算小,也是有浴室的,声音的来源显然在浴室之中,
离声源越近越发清晰地听见Loki殿下低沉的喘息,不过怎么越靠近越感觉不对呢,这声音的怎么有点像小时候晚上偷偷靠近父母房间听到的那种呢?就是感觉…很撩人……

还好浴室的门没关紧,我悄悄贴近后从门缝中一看,才发现并没有什么敌人,只有Loki一个人在,不过这场景……简直让人鼻血直流……
Loki侧对着浴室门,光裸着上半身,原本苍白的皮肤上却染上几分红润的色彩,线条优美的肌肉更衬得他身材匀称修长,他弓着腰,汗珠顺着背脊的流畅线条划过,
Loki紧闭着双眼,红晕布满整张俊俏的脸,只有嘴唇在不断张合着,发出诱人的喘息,为了抒发着双腿之间被紧握的东西产生的快感……
还好他根本无暇注意到门的这边,
虽然我还只是一个四百多岁的孩子,但我也知道这是在干什么啊,我第一次无比地因我的好奇心和责任心产生了后悔之情。

就在我不敢再看准备迅速离开并打算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时,我好像忽然听见Loki又念出了新的单词,

“Thor……Thor……ahh……”

我向天发誓我不知道一个人在自【wei】时念出的名字有什么含义,真的,以阿斯加德的伟大士兵名义起誓,
而且我绝对没有在听见Loki念出王的名字时又忍不住看了Loki一眼,绝对没有看见Loki又将手伸向下面,绝对没有!
于是我感觉自己简直快要哭出来地逃出了禁闭室,并锁好了门。

我简直恨不得自戳双眼,老天,要是被任何人知道我所做的和我看到的我会死吧……
在我喝下七大杯水后我终于冷静下来,其实我冷静的时候,也喜欢胡思乱想,
我开始反省我之前发现异样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报告给王呢?不不,如果Loki这样被王看见他会要了我的命的!
对了我应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王呢,王说过要向他汇报Loki的小动作的,可是我怎么觉得如果告诉王我看到了这些,我会死的更惨呢……
不过这可以证实Loki应该不恨王,根据之前的猜测,所以说王不是个施虐狂,真是令人松一口气,不过看来……Loki殿下好像单恋王?

但是下一刻我就幡然醒悟,我不应该干预王的家事,王是我的偶像!阿斯加德的英雄!当然是正直而无私的,没错,对王的敬仰使我抛弃了所想的那些事,我只要像之前一样努力敬业工作就好了。

可是人们总会感叹事与愿违,我明白这句道理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我的猜想居然是事实,而且什么好兄长,正直的王都是假的……

tbc

看到黄荤进来的小伙伴们很抱歉,其实所谓的黄荤应该都在【下】,这大概是个过长的铺垫
另外由于本文是以这个侍卫的视角写的,所以出现的观点和“事实”都是这位侍卫的认知,不一定是真的事实
第一次写锤基,文风很渣,望见谅

在群里看见的一张图,忍不住改了一下哈哈哈哈【软件:天天p图】
侵删侵删(^_^)